非对称加密:十八岁给我一千个姑娘

《非对称加密:十八岁给我一千个姑娘》

作者:村头二旧

你十八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是坐在高中的教室里备战大考,还是在大学的教室里打盹儿发呆,是在操场上挥汗如雨,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气喘如牛?

无论十八岁的你在干什么,你想不想要一个姑娘?如果不想,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你自己就是一个姑娘;第二,你不是一个纯爷们儿。有本小说叫做《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开玩笑,十八岁,血气方刚,一个姑娘或许不够,老天爷对你眷顾有加,大笔一挥,给你一千个姑娘。

配图来自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们那个年代还有少年流行写情书,开头是:“‘展信佳’,结尾一般是‘纸短情长’”,多么幼稚可笑又可爱的少年。如果时光飞逝,到如今,你还是喜欢写情书,只是这次用email或者微信什么的社交软件,随着时代发展,你会拽几句英文,说几句哲理:

“Hi,Hanmeimei,

This is Lilei. I cannot sleep in the night. Something has to be expressed to you. Something in my heart……”

(译文:你好呀,韩梅梅,我夜里睡不着觉,有些事儿不得不对你讲。那是我的心事……)

再假设两个条件:

第一,你肚子里就这点墨水,如果被别人发现你发的email都是大同小异的,一千个姑娘就是一千个冤家,你咋办?

第二,姑娘们个个是大家闺秀,要么会编程可以黑你电脑,要么有钱可以请黑客,去查你电脑,然后发现你的秘密把你打得体无完肤。你怎么办?

所以命运给你的是一千个姑娘还是一千个麻烦,这很难说。

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技术让别人就算有很强的黑客技术还是无法发现你的秘密?

有,这种技术叫做“浪漫”——呸,这种技术叫做“非对称加密”

如果以上的内容引起的你的兴趣,说明我还是一个合格的讲述者,各位兄弟,现在要学的不单单是密码学,而面对着命运女神的青睐,你怎么活下去的问题。所以,不要眨眼,认真看下去。

要知道非对称加密,先了解对称加密。

对称加密技术,很简单,比如你登录银行账户,或者登录email账户,app账户,每次输入密码都可以打开。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逻辑其实很简单,谁拿着钥匙都可以开这个锁。

非对称加密是两把钥匙,一把私钥自己保管,一把公钥全网公开,一个配一个,成对儿生成出现。

好了,现在命运女神太爱你了,1000个姑娘都喜欢你,她们的公钥也都公开,她们的公钥也都不同(数学上这种各自独立生成的公钥相同的概率极低极低,忽略不计)。你也知道,所以,你发每一封email的时候,分别用每一个不同的姑娘的公钥去加密,这个时候,每个不同的姑娘收到email或者其他的信息,也只能用他们自己的私钥去打开,这就叫做公钥加密,私钥解密。私钥是每个人自己个人严格保管的,别人不知道,所以黑客黑进你的电脑,即使发现了你发email,他没有每个姑娘的私钥,他也看不到信的内容。

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个bug?人家黑客只是看不到你信的内容,可是人家知道你给很多人发email发消息这个事儿,这个事儿对于容貌出众,智力超群、身材曼妙的小姐姐们,是非常可疑的。你怎么办?

这时候你记得想招儿了,你的人缘不错,校霸一方。

你找自己的兄弟们说,“兄弟们,我有事儿找你们帮忙”

下面兄弟们回答:“大哥请我们办事儿是我们的荣幸”

你嘴角动了一下,但没有笑,说“你们给我和一千个姑娘分别都发一封email,不知道各位愿不愿意帮忙了,大家发email的内容呢,是关于伯努利方程的推导过程讨论,我也会发这个内容(你必须不可能是这个内容,你就发骚话了),这门流体力学课程确实有点难,希望大家多讨论。当然,宣传部、体育部、卫生部、督察部的选举就要开始了,我作为学生会主席,一定会秉公办事,公开竞选,不允许贿选、漏选,选不合适的人在这些重要的位置上,大家听明白了吗?记得对地址和内容都用非对称加密一下,知道了吗?”

台下随声附和 “不愧是大哥,为我们的学习着想,为我们的学生会组织着想,还让我们练习非对称加密技术”

大哥说,“兄弟们都客气了,今晚上我请客,各位把这点小事儿办完后赴约就好了,咱们聚餐”

台下掌声雷动。

这样你自己也会收到很多email(如果你告诉姑娘们,也给你发个email讨论伯努利方程),黑客再去查发现你收了很多email,也发了很多email,偷偷查查别的女生(对一个姑娘来说,其他的她觉得潜在威胁的女人,不要以为姑娘只查了你一个人的电脑,重复一遍这些姑娘的三大特点:智力超群、年少多金、貌美如花)的信息。还算正常,毕竟是大哥,日理万机,可以理解呀。

下面非对称加密难度升级:

如果小姐姐们都收到好多封加密过内容和地址等等信息的email,她们怎么知道信是你写的?

你要用自己的私钥去给这个信签名。

签名的过程简化理解为就是用自己的私钥去加密信的内容,然后你的公钥是公开的,姑娘们拿着你的公钥信息,去编个小小的程序,然后自动去尝试解密这些信件,别人的内容当然解不开,因为拿着你的公钥去解密别人的公钥加密的信息当然解不开,但是可以解开你的。这就是私钥加密,公钥解密

很多人对非对称加密的理解得不对,以为只有公钥加密私钥解密。这也很正常。我初步接触密码学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实,公钥可以加密,私钥也可以加密,私钥可以解密,公钥也可以解密。

整个区块链大厦的基石之一就是非对称加密技术,整个技术让比特币的转账和整个网络可以流畅运行而很难受到攻击,令分布式节点的共识可已达成,技术的魅力就像你在学生会使用的手段一样六到飞起。

我前文之所以给姑娘们的IP设定在“貌美”之上加入了“有钱和有技术两项”,并不是简单地YY,是因为任何一个区块链网络(比如比特币网络、或者以太坊网络等等),都存在这样的人或者说叫做节点,有技术和资金的实力,他们对普通网络的攻击,很多时候都可以实现。但是,非对称加密技术保障了就算你是世界首富,目前也无法破解这种加密。

所以,如果十八岁给你一千个姑娘,你又喜欢发消息,又要匿名和安全,你要选择使用非对称加密技术来保护你的艳福不浅。不然,一千个姑娘一人给你一拳,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千锤百炼”

这当然只是开玩笑,无论什么样的技术也无法保证你是安全的,大家可以去关注一门学科叫做“社会工程学”,这们学科比较神秘,知道的普罗大众不算多。任何有人参与的网络,都挡不住这样的攻击。因为网络或许没有漏洞,非对称加密技术或许短期内无法攻破,但是没有不可以攻破的人类。反过来也一样,你的心里总有个人总是挥之不去,你攻下了很多城池,但是这辈子你也攻不破她。

我不想要1000个姑娘,不是因为现在年纪大了。我十八岁的时候想的也只是一个姑娘,那个姑娘,有她就好了。18岁时候想念的姑娘,现在已经嫁为人妇,不知道她会不会看到这篇文章,不知道这么讲她能不能明白非对称加密。

十八岁想念的那个姑娘明不明白非对称加密并不重要,早已相忘于江湖。我只希望她或许能在当下相夫教子的庸常生活里,能看到这篇用特殊的方式讲解加密算法逻辑的文章,能想到这个多年前追她不成的那个说着“喜欢我的姑娘有一千个,我才不稀罕”的幼稚少年,能想到他确然有着理工男独有的浪漫。

然后,

会心一笑,仅此而已。

本文来源: 链圈子 文章作者: 村头二旧
    下一篇